将局部任务教导服务交由民办学校供给

2016-12-02 09:17

  【光亮时评】

  我国任务教导为什么要禁办营利性民办学校?

  近日审议通过的新《民办教育增进法》断定了营利性与非营利性民办学校分类治理的法律框架,其中“不得设破实施义务教育的营利性民办学校”条款成为谈论焦点。部门人反对的理由主要是营利性学校同样能够提供及格甚至优质的义务教育;现有民办学校很少是单纯非营利目标,禁办恐使其大范围退出,影响教育服务多样化和大众对教育的取舍权等。还有一些人把营利教育等同于民办教育,担忧政府“挤压民办教育”。

  按照《义务教育法》,义务教育是“国家同一实行的所有适龄儿童、少年必需接收的教育,是国家必须予以保障的公益性事业”。各国实际表明,义务教育的国家义务在于强迫入学、在基础公共服务的层面提供免费教育。但“国家供给”并不即是全体由公办学校提供,也可在提供根本公共服务的程度上,通过政府购置补助等方法,将局部义务教育服务交由民办学校提供。实践上,政府只要保障义务教育服务的品质,而不用限度其提供者。

  南美跟东南亚一些发展中国家存在少量的义务教育营利性学校,重要是为了吸引教育投资、补充政府财政不足。而综观西方发达国家,对是否容许举办营利性责任教育学校并无定法。研讨表明,营利性民办学校在发达国度不发展起来,很大水平上是由于市场抉择而非政府干涉,义务教育投资给社会带来的收益高,个人收益小,学校举行者和学生家长会“亏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