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而证据无效

2017-02-24 11:58

“辛普森杀妻案”是引起全世界关注的“世纪审讯”。当时,简直每个美国人都以为辛普森有罪,他的作案嫌疑最大,但是法庭却判他无罪,起因正是警察在工作中不警惕看待要害证据,有伪证嫌疑,因而证据无效。良多人说这是“程序正义”的成功,也是“实体正义”的失败,然而,这种对程序正义的坚守,恰是保持法治社会的基石。假如要责怪该案裁决成果侵害了实体正义,那只能责备办案警察擅作伪证,才让嫌疑宏大的辛普森逃脱了法律制裁。

这种做法与重视程序正义的法治精力南辕北辙。能给人定罪的,只能是坚实有力的铁证。在该案中,警方固然也控制了一些证据,但却并没有把证据做严做实,而是以引导的见解为原则,态度先行,“先定刑期,再安罪名,最后补证据”。这才造成了“冤情”,让疑案充斥争议。

孙兴华最早被刑事扣押,是由于他涉嫌勾引一名未成年性工作者吸毒,并且有该未成年人的笔供。然而,这起案件症结人证缺失,考察进展迟缓,孙兴华也得到了取保候审。警方很有可能发生了一种“不择手腕”的心态。

孙兴华真有那么委屈吗?倒也未必,究竟,五次嫖娼中有较重大瑕疵的只有两次,而他确切也与一起涉毒案件有重大连累。但是,不管孙兴华是好是坏,警方都不能草率地办案。即使是渭南市公安局临渭分局法制大队负责人也否认:当年办案程序没有当初这样严厉。